一颗·菜

我叫樹豸。
变焦基本靠走。
原来那个女子,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滴眼泪。
流年,照片存放地。
正在拍清流,一直爱情摄。
从来都图文无关,写写随记而已。勿猜。
走过一些地方,
爱过一些姑娘。
文艺青年,吉他渣。

宽沟会议中心的灯。索尼大法好! ... 拍灯,也是无聊到一定境界了 ...

——F——

吵吵吵!谁能告诉我,这tmd天天是为了什么!!!

——F——

特别想回到以前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一颗·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