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·菜

我叫樹豸。
变焦基本靠走。
原来那个女子,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一滴眼泪。
流年,照片存放地。
正在拍清流,一直爱情摄。
从来都图文无关,写写随记而已。勿猜。
走过一些地方,
爱过一些姑娘。
文艺青年,吉他渣。

身披金甲圣衣,脚踏七彩云彩。这不是神经病,是理想!

为你翘课的那一天,花落的那一天,教室的那一间,我怎么看不见,消失的下雨天,我好想再淋一遍 ...

评论
热度(4)

© 一颗·菜 | Powered by LOFTER